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giwu72的博客

希望之光不灭生命之火不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制造“笑”的产业 (上) 【《漫话中国说唱》(摘编之五) 】  

2017-03-09 18:24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制造“笑的产业 (上)

《漫话中国说唱》(摘编之五 

制造‘笑’的产业”这个创意,来自龙永图。龙永图,这位,为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过大力、长于从世界经济角度看事情想事情的大经纪人,之所以如此关注制造‘笑的产业,关注赵本山,是为了国家的发展繁荣,是看到了新的有利可图的产业!

暴富之前的赵本山,在乡镇唱二人转维持生存。独特的冷面滑稽才能被发现,在中央电视台上了小品《相亲》,开始走红。拼搏奋斗二十载,艰辛岁月中出了腰缠万贯的制造‘笑的产业的大企业家赵本山。

时势造英雄,改革开放30 年,成就辉煌。阴暗面也无可否认。平民百姓,多、数,尤其中青年压力大,谋生难。特别是70 后、8090 后,困惑层层、常感无奈、不时郁闷。中国,心理医生少。中青年,业余时间,想方设法消遣解闷。找乐子,最廉价的是看电视。电视上,相声新作太少,远远满足不了人们找乐子的需求。

赵本山应运而生。

北方大曲种二人转的功底、个人天赋,电视开阔覆盖面,成就了赵本山。而主要是客观社会需求——对于消遣解闷、找乐子的精神饥渴。

赵本山忽悠乡镇农民的成功经验转瞬成功地忽悠了大江南北、长城内外数以千万计渴求开心的男男女女。人们傻傻地笑得前仰后合!忘记了烦恼,摆脱了忧愁。人们都很尊重的一位话剧、电影表演艺术家,看不起赵本山,说他就会弯腰驼背装老婆子”------言外之意,赵本山的东西,根本算不上艺术。其实,中国文化人,看不起中国说唱文学说唱艺术的,大有人在。文化领导工作的巨额资金,有几元钱,给过中国说唱的教育、普及和提高工作?教育、文化领导工作的相关女首长、男首长们,何时真正关注过中国说唱?

赵本山,并没有像交响乐、芭蕾、中央的京剧院团等等,有国家大把资金支撑。赵本山就靠自己继承发展祖国历史文化遗产,特别是方面的源远流长的丰富资源,为全国平民百姓,带来了舒畅欢笑!人,说话,要讲良心,要实事求是,要遵循科学发展观。赵本山,98 年大水灾捐款,汶川地震捐款,老百姓是伸大拇指的。比起那些说人话不办人事的国际级大腕儿胜强百倍!!!有一部分国人,偏好小人之心度人。嗐,他懂什么艺术,纯粹碰运气一夜成名。

不是哦。1987 年秋色宜人的辽宁铁岭。姜昆率领中央广播说唱团在铁岭演出,掌声笑声寥寥。

你们的逗乐,哪能比得上我们的赵本山。

姜昆慧眼识人。赵本山被推荐到央视导演袁德旺麾下。可是道路坎坷啊,1988,累死累活,定了,二人转《跳大神》上春节晚会。赵本山兴奋地告诉这个,通知那个。可是,除夕夜,坐在电视机前的赵本山和好友、亲朋,看了半天,那有呀??赵本山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!1989,赵本山带着已经演出100 多场的喜剧小品《老有少心》,渴望参加春节晚会。天才的中国卓别林土里土气的排练表演,让几个开始相当矜持;臭架子十足的小头头儿、摄像师等等,不禁笑得前仰后合。初审通过。可是,一权威人士要用普通话演出。真是,官大一级压死人。赵本山已经演出100多场的说喜剧小品《老有少心》,臭架子十足的小头头儿一句话,枪毙

好个男子汉能屈能伸1990,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,终于上了赵本山的小品《相亲》,笑态百出的海内外中国人,喜欢开了东北味儿的赵氏忽悠。春节晚会,让亿万男女老少,对这位戴着具有卓别林靴子式特色帽子的本山大叔,有了亲和感。

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用在本山大叔身上是十分贴切的。他可以说是发扬光大了二人转。

那么,二人转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是两位演员互相转还是演员自身转呢?

我已经讲过变文。佛教鼎盛的唐代,和尚、尼姑为了招揽信徒,以说唱形式宣传佛教故事。和尚、尼姑为了尽可能广泛地招揽信徒,相互竞争,佛教故事越唱越有趣 ,曲调、伴奏也越来越好听。和尚、尼姑所唱的故事,越来越生的动,越来越吸引人。民间说唱艺人很快就学习和尚、尼姑所唱的曲调、伴奏,用来演唱世俗街谈巷议、历史故事、社会新闻趣事等等。这些,从佛教经典转变为演唱世俗历史故事、社会新闻趣事等等文字、唱词,就叫做变文。在唐宋时期,唱变文,也叫做唱转变。还有的叫做唱转,或者叫做唱赚。那么,二人转字,就是演唱变文的意思。而变文早就成了说唱世俗故事、历史故事的说唱文学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制造“笑的产业 (下)《漫话中国说唱》(摘编之六 

 

 演艺界男星,独出赵本山这么个亿万富翁,为什么?赵本山主要是成功地利用了中国说唱文化中的(噱)资源。赵本山面对今天的观众,精明地与时俱进,吸收利用了西方即兴喜剧、脱口秀,以及网络调侃,街谈巷议、牢骚民怨等等资源。

其实,我们中国各个兄弟民族的说唱文化遗产))中,都有丰富的(噱)资源。比如新疆卫拉特蒙古族的《江格尔》,它的原文和民间演唱,许多地方是妙趣横生的。比如江格尔齐(演唱《江格尔》的民间说唱艺人)在演唱到两人搏打时,演唱到这个人一把抓掉那个人大腿上的一块肉时,江格尔齐会夸张地突然在身边的小伙子的大腿上抓一把。引发在场人轰堂大笑。再比如,当唱到《江格尔》中的美男子明彦,为少女所爱;那少女在内心说:让我再看到他美好的面容吧这种地方时,坐在草地毛毡上的年轻女牧民往往会害羞地相互推打,引起在场男人们的哄笑。诸如此类,都属于中国兄弟民族的说唱文化遗遗产中(噱)资源。

制造‘笑’的企业的独特产品——中国相声,远在千年之前的宋朝,就学习、吸收了西域兄弟民族的说唱艺术合生商谜、幽默说唱达斯坦苛夏克等等,逐渐发展成为内地相声、说唱的部分样式。

说唱艺人赵本山对于中国说唱文化中(噱)资源的成功利用,成了今天的腰缠万贯的制造‘笑’的产业的大企业家。当然还有一定历史条件下的社会因素。是因为人们需要花钱买乐子,人们需要开心,需要摆脱满脑子困惑、无奈、郁闷。人们需要制造‘笑’的产业

中国说唱文学说唱艺术(1949 年以后叫曲艺),自古以来,主流就是让人开心、解闷,是娱乐,是搞笑。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社会大变革,虽然成果有目共睹,但两极分化、贪赃枉法、官商勾结、全民所有制部分资产流入暴发户腰包、黄赌毒猖獗、笑贫就不笑娼等现象亦是愈演愈烈。不少百姓,特别是70 后、80 后、90 后,满脑子困惑、无奈、郁闷!很多人为养家糊口日夜辛劳,月收入不及官商勾结暴发户、贪官、二奶一个电话。 “……借我一双慧眼吧,让我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这一句流行歌曲,唱出了许多人的心声。面对社会的变革和外来文化与本土文化的碰撞、冲击,当代70 后、80 后、90 后内心深处的呻吟: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外面的世界很无奈

为了深入地了解、思考这一重大经济、社会问题的背景,与赵本山现象有关联的,是郭德纲现象。郭德纲也是成功的制造‘笑’的产业的企业家。郭德纲也是地利用了中国说唱文化中的(噱)资源。面对今天的观众,也是精明地与时俱进,吸收利用了西方即兴喜剧、脱口秀,以及网络调侃,街谈巷议、牢骚民怨等等资源。

随着中华文化在国际上地位的水涨船高,传统文化在白领、青年、学生等等心目中有了一些变化。包括相声在内的中国说唱艺术、戏曲艺术,开始可以少量地到时髦的女士、先生们的钱了。此时,出现了郭德纲。郭德纲的独特眼光,就是看到了:复制1949 以前的茶馆相声。废止场内不准吃带壳、带皮食物;随意嗑瓜子,喝茶,说说笑笑(实事求是地看,这是恢复1949 以前的陋习!是对于台上表演者缺乏起码的尊重!);逗哏的拿捧哏的父母、亲友开涮等等;一遍又一遍的怪声叫好、起哄(台湾作家柏杨著《丑陋的中国人》里面批判了的东西之一)——就似1949 以前的缎子绣花鞋、旗袍儿也成了时髦。

不是说郭德纲没有专业根基。郭德纲有基本功 ,嗓子好,舞台经验丰富。本文,只是想说清楚,其他有基本功,嗓子好、舞台经验丰富的许许多多相声演员,为什么没有能够像郭德纲那样走红,赚到大钱

还有一位制造‘笑’的产业的企业家,是周立波。他对于传统上海滑稽、传统评话的杂七杂八式的推陈出新,我估计,传统上海滑稽、传统评话前辈,是难以下咽的。可是,传统上海滑稽、传统评话,多年缺乏大的推陈出新成果,内容和表演形式,的确让人有陈旧感。在传统评话已经面临后继乏人、票房萎缩、几乎长时期没有内容创新节目的岌岌可危状况下,冒出来了周立波!周立波继承着上海滑稽、传统评话前辈多年积累的基础性东西。他面对今天观众,吸收利用了西方即兴喜剧、脱口秀,以及网络调侃,街谈巷议、牢骚民怨,还拉上80 后、90 后青春偶像李宇春、美女助手【捧哏的】等等。信手拈来似的调动着文艺、时尚、时事、流行歌曲等等资源。周立波短暂地与赵本山比肩了,几百元一张的票,售票率竟然高达八九成。

    赵本山、郭德纲、周立波的成功,说明龙永图的制造‘笑’的产业”这个创意,是重要的理论贡献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