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giwu72的博客

希望之光不灭生命之火不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3年06月08日  

2013-06-08 10:58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[原创]        说唱界好好学学京剧界继承基本功的经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听第二届中国曲艺节节目 笔记 【三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未能参加曲艺节【多次自费外出学习考察各地说唱文化,已经囊中羞涩。去不起了】 。只能听河南电台录制的十盒录音带。

有些节目听了一遍还想再听,比如相声《换包装》等节目。但有些节目,连一遍都没听完就不想听了。

为什么对《换包装》这段相声这么感兴趣?不光是节目好听,说得好,逗乐、有嚼头儿。主要是让人从这里边感觉到了说唱界朋友的脉搏,感觉到了他们在艰苦奋斗哦。

近十几年,搞流行音乐的,大红大紫,转眼成了“大款、大腕儿”,说唱界虽也有人心里不平衡,但仅从《换包装》这么一小段儿相声可以感到,真正想振兴中国说唱的有志之士,面对流行音乐、匪警片等的冲击,却能从容地思索流行音乐等与中国说唱的关系。《换包装》里边说到了“挼普”(RAP,挼,念第四声)并且用RAP节奏说了几段绕口令,用否定的自嘲收尾。听了令人叫绝。是啊,想生搬硬套些时髦的东西,的确那是自己糟蹋自己。中国说唱的出路不在这儿。推陈出新可以多方探索,但不能丢失中国说唱的文化品格。这就是从听录音中感觉到的第一点。我完全赞同相声《换包装》创作者的这种有出息的想法。

回顾历史,相声《换包装》的路子,就是相声《夜行记》、《戏剧与方言》、《昨天》、《买猴儿》、《偏方儿》、《农老九翻身记》……的路子;也是《卖布头儿》、《改行》、《三棒鼓》、《对春联》、《歪批三国》、《卖故衣》……的路子。这才是包括相声在内的中国说唱的正常走向。

我们绝不排斥西方的、港台的好东西,但包括相声在内的中国说唱的现代走向,绝不能有“带点儿洋味才抓人”之类没出息想法。冒昧地提个设想:如果能把侯宝林、马三立等前辈的中国气派学到家,你组织一次专场,观众一半儿是学者教授,一半儿是不识字的农村老大妈老大爷,你试试,靠保持了中国说唱文化品格的、上边提到的那十几段传统和新编的相声,组织一次专场,你看能不能受到热烈欢迎。当然这绝不是提倡光吃老本儿。

这涉及中国说唱的现代走向的重要问题,就是首先端正对传统遗产的认识问题。

听了十盒录音带,感到了第二点是鼓曲类节目的问题。第二届中国曲艺节上,京韵大鼓有两段,除了骆玉笙老师的《重整河山待后生》之外,只有一段《伯牙抚琴》。后者唱的缺乏新意,缺乏艺术感染力。这方面也存在如何以科学态度对待传统遗产问题。

再冒昧提个设想,如果你能把刘宝全先生的风范学到家,你搞个专场,唱刘宝全先生当年的精品:《乌龙院》、《大西厢》、《丑末寅出》及三国段儿。你试试,看爆满不爆满。中国说唱界年轻的朋友们,这一点,应好好学习京剧界年轻朋友们的成功经验。现在的问题是,在继承传统方面看来的确存在若干认识问题、理论问题。存在文化自信问题。

经过若干年发展演化,至今仍存活民间的中国说唱形式近三百种,而鼓曲类是大宗。不说别的,仅从说唱音乐角度讲,这也是历代祖先遗留给我们的一大笔宝贵的文化财富。但我们对它的开发利用太差了,仅仅有《前门情思大碗茶》、《北京的桥》、《太湖美》这么几首。推陈出新要有根基,首先是继承问题,首先是要象京剧界一样,扎扎实实地刻苦继承,不然怎么推陈出新?

听第二届中国曲艺节节目,还有一个印象深的是节目,是双人对口评书《追捕》,七分钟五十八秒的一个小节目,还真是出了点儿新。它是短,还是有评书特色:以故事情节取胜,以悬念(机子)抓人。有的地方奇峰突起,就是那个何警察对“女贼”说“公了还是私了”那个地方。真是绝了。它巧妙地表达了老百姓对个别穿着国家制服的蜕化分子的憎恶。听着这个地方想到了言菊朋先生的京剧——是耍着板唱!可称得上是匠心独运。

振兴中国说唱,保持中国说唱的现代走向的正确性,要很好地解决一些认识问题。首先是说唱界青年人扎扎实实继承基本功的素养问题。

请设想一下,近百年来,若没有刘宝全、骆玉笙等基本功好的京韵大鼓表演艺术家,京韵大鼓有那么深厚的群众基础吗?能流传到今天吗?刘、骆等说唱艺术家靠什么?他们的素养是什么?首先是扎扎实实地继承前辈的精华。

流传到现在的三百种说唱形式中,相声是当代青少年比较熟悉的,但相声界本身和广大群众,都越来越感到相声似乎“江郎才尽”了,内外行都有点“山重水复疑无路”之感。

依笔者拙见,这种“不景气”、“低潮”困窘境况的形成,与若干年来不能正确评价包括传统相声在内的文化遗产有关,这是一个重要原因。

远的不说,1949年以来,整理加工出的传统相声数以百计,新创作的数以万计,为什么“狗熊掰苞米——最后手里没东西”?这与如何对待前人的劳动成果,如何对待文化遗产有关。

当然,理论研究工作极其薄弱也是一大问题。

近些年,人民多么希望中国说唱能好好写写刚正不阿的包公式的好干部,多么渴望能有力地鞭挞一番那些贪官污吏、善于搞行业不正之风的‘人精’。可是,仅从笔者听的第二届中国曲艺节的部分节目看,我们说唱界还远未做到与人民同命运共呼吸。

坦率地讲,过分片面地强调说唱文艺的刺激性,会导入完全不问政治的误区,对中国说唱的现代走向不利。

当然,公式化概念、讲解政策、满篇说教的路,也是教训多多的死路。

上述种种,大家做些理论探索,看来应列入有关方面领导的议事日程了。

 

【待续】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