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giwu72的博客

希望之光不灭生命之火不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2年12月22日  

2012-12-22 04:30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[原创]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从屋角尘封的书架下,发现1980年1月号《新疆文学》,欣喜,继而百感交集。这本老旧刊物上我的一篇小文《好一幅 ‘ 淡绿色的窗帘 ’》与我一段令人惆怅的往事相连  - -- --  -----    ---  --  。

在这里,请允许我;用一点地方拿出小文片段 -------------   -  -

 《好一幅 ‘ 淡绿色的窗帘 ’》           

---   -------   -  -  这篇小说,从所触及的社会内容、所表露的思想感情来看,作者是有自己的独到之处的。作品中的芷兰,是一位真诚的青年科技人员。作者以主要笔墨抒写了她在爱情婚姻方面遇到的矛盾痛苦。长期以来,由于“左”的干扰,对妇女在爱情生活方面的苦闷,我们的文艺是很少触及的-------------   -   ---   通观全篇,我觉得芷兰的追求是合理的,是高尚的。这是一个有事业心、有作为的女同志在个人情感方面的无可非议的追求。芷兰原已隐隐有意于“淡绿色的窗帘的主人”——一个跟芷兰在事业上合作过,并有着共同语言的青年技术员。但是,芷兰的“能干的妈妈”,看准时机,利用自己拥有的漂亮女儿——这件颇有点交换价值的“商品”,按照“价值法则”,为自己的女儿选上了目前这么个乘龙快婿,攀上了一个好亲家。

芷兰跟许多年轻人一样,谁能在恋爱婚姻问题上积累多少实践经验呢?这是不允许反复实践的。尤其是对于长期埋头于业务,埋头于书刊图纸的“书呆子”们,被老于世故或心术不端的人愚弄、利用、出卖,这是平常事。

在“能干的妈妈”的一手操持下,芷兰“登上那辆披红的轿车”。婚后,“共同生活两年来,对于丈夫,她一直捉摸不透。他石膏一样俊美而少变化的脸上,有着两只深潭一般的眼睛,但那眼神几乎是静止的。她早先认为人家搞组织工作的,需要冷静和深沉,现在,她明白了,X光能透视肌肤,一言一笑可以展示心灵…”现在丈夫展示在妻子芷兰面前的是怎样的一颗心呢?是资产阶级实用主义者的心灵,是一个现代型的冷酷的小政客的心灵!

人的心灵的差异,造成认识上的差别:在丈夫眼里体面荣耀的事情,在芷兰的眼里却一文不值;而芷兰所珍贵的东西,他却不屑一顾。主要精力用于本职业务的芷兰,很少认真思考个人生活。她认清她那莫测高深的丈夫,是付出了严酷的代价的。芷兰的这位潜心钻研权术之道的丈夫,已经修炼到了这般地步:甚至把对妻子“温存一番”也当成“为了达到一定的目的的一种手段”。面对着这样一位丈夫,芷兰的感情象无处渲泄的泉水,自然地流向那“淡绿色的窗帘的主人”:

“…在这个家里,她感到孤独。她站立起来,慢慢地走向对着一号楼的窗口,面向着晚风里的淡绿色的窗帘。这个窗帘,她多么熟悉呀,那是三年前,两人在一起搞研究,真正出于同志的关怀,为了用绿颜色保护眼睛,是她为他买来并亲手做成的。…那仿佛海浪起伏一样的淡绿色的窗帘吸引着她…”

芷兰的上述心理活动,是不是“非礼之念”、“非分之想”呢?芷兰的情感活动符合不符合共产主义道德原则呢?我的回答是肯定的。芷兰的这种带有“追求个性解放”色彩的倾向,对于我们正在走向现代化的国家是正常的,是有助于一个人的聪明才智的充分发展和发挥的。芷兰追求的不是满堂新式家具,不是皮箱立柜里穿不完的高级衣料,不是丈夫或公婆的专用小轿车,不是苟且庸俗的欢乐。正派的、心地美好的芷兰,对那些奢侈的身外之物是无所谓的,芷兰的需要的是一个志同道合的伴侣,是一个值得自己倾心的爱人。为此,她甘愿过艰苦的生活。

《新疆文艺》发表了这篇小说以后,我听到了一些人的否定性意见:一是说芷兰是“有夫之妇”,在没正式离婚之前,“胡思乱想”是不行的。二是说芷兰的丈夫是可以帮助的嘛。是的,芷兰跟丈夫是人民内部矛盾,但是芷兰的这位丈夫仅仅存在一般缺点吗?是值得她爱的吗?我们说芷兰的丈夫这种人,实在是实现“四个现代化”的障碍。你看他为人处世的那一套多么可怕,官场的那一套他吃的多透!一位渴望为祖国实现“四化”出力的老同志来找他要求工作,芷兰在一边看到:“…丈夫还是那副笑容可掬的板平脸,握手,让坐,倒茶之后,就开始了与往常一般无二的小学生背书一样的套话。”见人说套话,遇事“踢皮球”,“一慢二看三通过”,对于这一套小权术运用得多圆熟!在这样的组织干部面前,那位老同志无限感慨地说:“从前革命战争年代,我们调动工作,到了组织部门,就象到了家,没有这么多的说教、‘研究’,抓起工作就干,觉得那么实在、温暖。你的态度倒是不错,可你越是客气,我反而觉得越是…”这位老同志的话没说完,起身走了。芷兰很自然地在心里接上说:“越是缺乏那种温暖!”她觉得不是她替这位老同志说完了这句话,而是这位老同志替她说出了她长时期以来想说而没说出来的话-------    --  --------------   小说写得相当洒脱,但同时又是严谨的。作者对于芷兰的妈妈这样一个作品中的配角,也不是按“龙套”处理,而同样地融注着作者长期的观察、深刻的感受。作者对于芷兰的妈妈这类人物,写得也颇有味道:“…她站起来,才使人看清,虽然她已发胖,但那高挑的个儿,却抵销了肥胖的感觉。保养得很好的皮肤,白得过分,不显老。红润少皱纹的脸上闪动着一双快活的小眼睛,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小得多。这是那种少忧愁、没烦恼,生活优裕,大机关里工作轻闲的女干部典型。”这样一段夹叙夹议的肖像描写,它之所以能引起读者会心的微笑,之所以有艺术魅力,首先在于它是作者的实感真情。作者感受到的,也有读者有过的感觉,这就使作品在读者心里有了扎实的立足点——可信性。可信性,这是一个文艺作品应该具有的起码品质;任何一篇作品如果缺乏可信性,那就什么也谈不上了。

最后,为了避免吹捧之嫌,谈两点意见 ---   -----------      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